• 网站首页

    HOME
  • 关于我们

    ABOUT
  • 产品展示

    PRODUCT
  • 荣誉资质

    HONOR
  • 新闻资讯

    NEWS
  • 成功案例

    CASE
  • 销售网络

    NETWORK
  • 联系我们

    CONTACT
  • 新闻资讯

    NEWS

    刘文选:笔墨芳馨

    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20-03-15 04:11

    D1920200310C_p22_b

     

    D1920200310C_p25_b

    《牡丹》178×90cm 刘文选 作

     

    一幅《秋荷》,画家题识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,然而画面中传达出的却是风雨过后荷花的勃勃新姿,歌颂的是历经磨难后的新生。以旧诗作作为起点,又将之作为对照留在了画外。

     

    一幅《红梅》,枝干劲挺,百花绽放。画家题识“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”,让读者感受到画家的豪情与壮志。

     

    一册精印的《刘文选画集》看过来,笔墨间,“挥毫重磊落,点染亦关情”跃然纸上。

     

    15岁走出大凉山

     

    刘文选1923年出生于历史文化名城会理县,其父是当时县城里颇有名气的书法家,母亲亦擅长书画。他4岁便开始学书画,5岁已经临完《芥子园画谱》。15岁那年,他辞别家乡踏上求学之路,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在古蜀道上观景写生,行程上千公里,走出大凉山,翻越二郎山,跨过大渡河,到过青藏高原古城——打箭炉(今康定),最后一路跋涉到成都求学。那时他正临摹大名家石涛、石溪的作品。一位热心的老师引他去见名画家张大千先生,张大千先生一见其仿画的石涛山水,不禁喜叹:“此子可造也。”并乐意教他学画。从此,刘文选更加勤奋刻苦,技艺也日益见长。一年多后,张大千先生离蓉去敦煌,临行时连连叮嘱他去报考美专深造。

     

    1941年刘文选考入了国立艺专(中国美术学院前身),先读一年的预科后再入本科学四年。他的志愿是学国画,指导老师李可染先生却建议他先学西画,再学国画。当时他的素描成绩很好,学校也竭力鼓励他学西画,于是便进入西洋画科学习,仍兼选修国画。在林风眠、倪贻德、潘天寿、黄宾虹、傅抱石等一批著名画家的培育下,他的油画和中国画都学有所成。

     

    从艺专毕业后,他到了浙江宁波,在锦堂师范从事教育工作,开始了40年的教学生涯。先后在余姚师范、宁波师范,宁波当时最高学府宁波师范学院从教,参与筹办了当地的大专、师院美术系,并热心于宁波美协、成人美术教育等工作,培养学生几千人,真可谓“桃李满天下”。20世纪50年代,他参加了潘天寿先生主持的浙江文联中国画创作研究组活动,曾与著名书画家余任天一起为筹备出国展览会作巨幅《富春江山水图》《四明山乡》《雁荡山水》十二轴,成为他艺术生涯中浓墨重彩之华章。他的作品多次在日本、美国及国内展出,颇受好评,有作品被中国军事博物馆、毛主席纪念堂、吴昌硕纪念馆收藏。他的传略载入《中国美术年鉴》《中国当代国画家辞典》和《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》等。60多年的艺术路途,刘文选踏遍大江南北、名山大川,对祖国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的深情,都饱含在他的笔端、体现在他的作品中。

     

    80岁静下来好好画画

     

    文选先生将他的艺术生涯概括为三个阶段:

     

    一是求学阶段。4岁开始学画,本来想念个中专学画画就可以了,但是在云南大学做教授的舅舅告诉他不能目光短浅,触动他经过千辛万苦、跋涉千山万水去追寻心中的梦想,考上国立艺专进入艺术殿堂。

     

    二是从教阶段。教书育人、爱生敬业、桃李满园,为宁波、为浙江培养了大量美术人才,是浙江省首批特级教师。同时自己也没有放弃过悉心创作,笔耕不缀。

     

    三是退休阶段。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,可以到全国各地去写生、采风,创作愈加得心应手,为心中的艺术而充满激情。

     

    他上溯中国古典美学的源头,努力实践着形神兼备的美学原则。文选先生擅长花鸟、兼作山水,在其笔墨的婉转放情之下,总是透现出千姿百态的万物之美。枝干有前后穿插,叶面有正背卷曲,花朵有上下俯仰,山水有大气磅礴。他凭借着深厚的西画功力,继续着“海派”的艺术探索。他极为强调色相运用的丰富性,色的冷暖对比和色的空间效果,并注重留白,突出中国画的神韵,讲究赋色时的运笔之道,发挥宣纸特有的韵味,整幅画一气呵成、浑然天成。

     

    虽常年在江南从事美术事业,文选先生却不忘故土的养育之情。1987年2月初春,他回到久别的故乡凉山,为父老乡亲举办了有127幅画作的展览,《凉山乡景》《凉山春早》《西岩滴水》《乡果图》等,故乡的山水花鸟、人文景观尽入画中。他说:“是家乡的山水哺育了我走上艺术的道路。当我提笔作画时,那白云层层的玉墟山,红艳似火的石榴花,还有那奔腾不息的金沙江……都是我一生钟情的创作题材。”

     

    文选先生曾担任宁波书画院院长、宁波美协主席、浙江省美协理事等职。虽已两鬓染霜、耄耋之年,却仍精神炯炯、恋恋故乡。文选先生表示:70岁走走看看,80岁静下来好好画画。而人到90,对故乡的眷念与情感日浓一日。

     

    2008年“5·12”汶川大地震,身在浙江的文选先生情系灾区,当即捐出10幅画作由中国美协在北京义卖,所得收入全部捐赠四川灾区,用于新建成都市都江堰中学;又将在宁波慈善总会义卖画作所得8万元全部捐给青川灾区学校。当年夏天他回凉山西昌举办画展,将价值20余万元的画作捐献给凉山州教育基金会义卖。9月在成都举办《刘文选先生国画展》,他把早年的写生《都江堰二王庙》山水图和一幅花鸟巨作捐赠成都市文联用于义卖,支持恢复重建。

     

    2013年4月,由宁波市委宣传部、宁波市文联等联合主办的刘文选先生《九秩画展》在宁波美术馆展出。整个展厅,荟萃了他18岁到90岁的精品画作,熠熠生辉。“记得我在70岁生日的时候对养生夸下海口,争取保八争九超十,如今我真的活到了90岁,身体依然很好,可以继续创作。”此时,故乡在他心底愈加沉郁清晰,“我的家乡在四川大凉山,从大山来到大海边,所以我喜欢开阔的、大气的风格。构图上大处着手、大体出发,掌握整体效果,视觉上有冲击力,下笔也是大刀阔斧,当然小的细节也要注意,所谓大胆落笔,细心收拾。”

     

    观众对展览上的几张巨幅作品颇感兴趣,认为以如此高龄来创作,从绘画难度来讲需要更多的掌控和驾驭能力。“对于大画的驾驭能力还需要笔墨功夫,构图章法上能够掌控得了,哪怕像潘天寿这样的大家也只画自己熟悉的题材,能够把握的题材。”文选先生胸有底气,“大画不是简单地放大了来画,也不是为了画而画,而是因为需要。这是气势、风格、画的题材所决定的。比如荷花、牡丹可以画成大画,而菊花不太适合。老鹰可以画成大画,而麻雀就可能不适合。”

     

    艺术家首先要创作艺术价值

     

    在文选先生看来,一个优秀的画家应该是全面的,但是有侧重点。“人的精力和能力毕竟有限,所以同时要画好确实不太可能。尤其是梅兰竹菊越是平常的题材,越能考验一个人的功力、技法和修养。各种画其实都是相互需要的,比如人物画需要场景,那就需要花卉或者山水搭配。”

     

    “有的人说,我要同时考虑,或者说我只有解决了市场价值,才能带动艺术价值,这样我才能安心创作,于是各种各样的炒作就开始了,尤其年轻人处在这样一个相对物质化的环境中,觉得安静地搞创作等不及将来的被认可。”文选先生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,直接劝告,“这些虽然都可以理解,但是我还是要劝大家把外在的得失看得淡一点,或者把商业的竞争变成艺术的竞争,功到自然成嘛!”

     

    一直以来,文选先生铭记着前辈大师的教诲——潘天寿先生提倡的:守望传统;李可染先生提出的:立足创新;吴冠中先生根据这两句话发展出来的:创造风格——真是受用终生。

     

    他详加解读:

     

    林风眠先生在中西融合这方面做得特别好,他的水墨粉彩就是传统中国画的基础上创新的,所以有自己的风格,当时就选过林风眠教授上课学习油画。他很注重人体写生,当场给我们指点,还把自己从法国带来的习作给大家看。

     

    黄宾虹先生上课很喜欢改学生的作品,一看学生画得不满意,他就上去修改,一段时间以后,学生的作品就变成黄宾虹的了。

     

    傅抱石先生画山水人物,很重视技法,他教我们半干湿中加工的国画技法,过去我们总是要等到干了再画第二遍,他有时需要在旁边放个小火炉来烘纸张,非常麻烦。如画上需要人物点景,他还会先把人物剪出来用大头针固定在需要的位置审视,然后根据需要来调整、推敲。

     

    李可染先生很重视山水写生,写生回来,会根据作品重新安排画出光源,比如用逆光、测光。我们知道传统的中国山水画是不讲究画光线的,光影是西洋画中的概念。

     

    而面对十分繁荣却又鱼龙混杂的艺术品市场,以及由此带来的书画创作浮躁风气,文选先生也有自己的看法:“我认为,作为艺术家,首先要创作艺术价值,其次才是市场价值,也不是所有的艺术价值都能够转成为市场价值,但只有先创作了艺术价值才可能有市场价值。”文/记者 何万敏 图/受访者提供

    新金沙游戏平台 永利娱乐游戏 澳门美高梅现金开户 在线斗牛牛 mg电子游戏 新金沙官方赌场网址 澳门金沙真人博彩 百家樂登录网址 新濠天地线上游戏 上海棋牌网 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永利正规娱乐官网 澳门永利游戏 澳门大小点游戏注册 永利线上赌博网址